社論

花蓮礦石稅徵收爭議 衝擊縣府財政擬提釋憲

 花蓮縣政府自105年6月起礦石稅從每公噸10元調高為70元,但有業者不服提起行政訴訟,最高行政法院判決花蓮縣政府敗訴,縣府除表遺憾外,也擬提釋憲,否則恐面臨賠償業者超徵的十數億元外,更將衝擊地方財政。
 這起引起地方高度重視的判決案,由於影響深遠,縣府直指最高行政法院侵害行政權外,也違反地方財政自主精神,而此「礦石稅自治條例」,業經花蓮縣議會三讀通過,合於立法程序,最高行政法院未尊重地方民意,無異折貶地方議會立法功能,為維護花蓮縣財政永續發展,除依法提起再審,也將聲請大法官解釋,維護地方自治尊嚴與應有法益。
 花蓮縣議會通過的「礦石稅自治條例」,顯符合地方稅法通則所指的「地方稅」,花蓮縣地方稅務局指出,「地方自治團體本於財政自主權,而以自治條例自行規定徵收之地方稅目,可以不受地方稅法通則第四條「平緩增稅」之規定,惟此「中央與地方分權」的論述,並未被最高行政法院接受,因此上訴後仍遭到駁回。
  據了解,花蓮縣境內進行的多家採礦業者,對於徵收礦石稅多表示支持的立場,而且也肯定礦石稅的徵收用於社會福利與環保改善上,以價制量的立意良善,更符合公義利益的精神,除了藉此可降低對環境的破壞外,也有助於資源的管控,尤其可裨益縣府財政,創造官方與民間雙贏的做法,可謂縣民之福。
 至於業者指稱超徵礦石稅有增加業者成本之虞,據了解,在礦石稅自治條例未實施前三年間,花蓮地區礦石開採總量約為1500公噸上下,105年自治條例起徵每公噸調高70元後,開採量仍維持在1400公噸左右,儘管總量略減,但並未顯示其營業損失,但已實質達到開採減量進而維護生態環境的目的。
 因此,縣府對於徵收礦石稅引發的爭點,就企業回饋的精神與地方財政自主的面向顯符合公義與公益原則,然因未受行政法院採認,未來縣府應更公正的論述爭取司法的認同,才可望有助於圓滿落幕。

花蓮電子報 其他頻道

站內搜尋